第1092章 后方大乱斗(1 / 2)

丰源地区,水静市。

市郊,海神庄园。

夜里,一桌丰盛的大餐,在酒店二楼里摆开。

海神庄园原本只是作为她们的住所加上保安们的训练基地与宿舍,相当于一个训练基地的作用,而海神安保的办事处则是在水静市市内的中央商务区。

可是对于财政数字的变化,那不断减少的数字,让三位女孩都觉得越来越头痛。

梧桐留下的钱不多了,尽管可以再开口要,可是三人商量过后,决定了暂时不去要。

她们把剩下的钱加剧花出去,将这座庄园过去的业务重新开启部分。

这一部分,是酒店和餐饮和住宿。

但有趣的是,晏樱3人确实做出了一些成绩。

比如酒店的餐饮和住宿,不再是像以前那样的单纯一家五星级大酒店。

它提供的,是一种特殊的食宿服务,其卖点是安全。

只要顾客住在海神庄园里,就能得到生命安全的保障,这里是海神安保公司的基地,拥有着一堆职业保安在这里生活,安全程度自然很高。

同时,借此机会,也可以让保安们的工作时间被最大程度化利用,假如他们不用执行外勤任务,那么在训练之外的时间里,都要在整个庄园里巡逻,以及被指派去作为顾客们的贴身保镖等等,这也相当于一种实战训练,有助于快速提升他们的业务能力。

梧桐在得知这件事情后,大大的夸奖了她们一番,并且追加了五十万联盟币的现金注入,让她们加油去做,用完再说。

五十万其实顶不了多久,一名工作人员每月人工薪酬就几千,一百人就是几十万了。

偌大庄园,所有工作人员加起来,现在已经差不多快接近这个数目了。

梧桐也宽慰过她们,让她们放心,事态很快能得到缓解。

因为在几个月后,他在卡洛斯地区的事情处理完后,微风山那边的超能力精灵启智教育也差不多完成,能被投入到那边,进行实际上的使用,并不断收集数据来优化后续的启智教育计划流程。

此时,晏樱和绿乔作为东道主,也是老板,这一桌子请的是客人。

这位客人是一位身材高大英俊的青年人,在用餐过程中频频妙语不断去撩拨挑逗晏樱这位红发美人儿,丝毫不在意对方脸上即使精心用粉底掩饰后还是有着淡淡痕迹的伤疤,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位痴情人。

不过晏樱始终保持着相当程度上的自制,并且没有答应对方的周末约会邀请,即使对方的同伴隐约以订单来威胁。

在人都散去后,晏樱在绿乔的搀扶下,有点儿醉的她,叹了口气。

俩人正从沿着小路,慢慢走回位于庄园右下角的那座精致小城堡,那才是她们现在的家。

大大的铁门,旁边是树林,其中最高的一颗树木上,一只飞天螳螂睁开眼睛,目光幽幽看着这俩人几秒,然后又闭了上去。

现在是它的休息时间。

“樱姐,你为什么不答应他?”

“为什么要答应?”

“他可是说了能为你做任何事情,你要报仇的话,他家是亿万富翁家庭,年轻纪纪已经是他们公司的总裁,年轻有为又有钱,借助他们的力量,会让你对那个家族的复仇变得更容易吧。”

“哪有这么简单……去那边坐会儿吧。”

绿乔在这段时间,她的心头也是肉长的,不是铁血机器,尽管已经充满了对莉佳的深刻仇恨,可是对于毕竟是救了她,虽然后面又帮梧桐坑了她,可是一起生活这段时间下来,依然是不知不觉的态度软化,重新和晏樱成为了姐妹闺蜜般的关系。

只是绿乔仍然对荼萝不冷不热,比起晏樱,曾经背后捅过刀子的荼萝,她对其的仇恨仅次于莉佳,尽管她也知道荼萝只是听命行事,可是之前绿乔一直把荼萝当成真正的姐妹那样看待,所以才更难接受她的“背叛”。

“梧桐给了我们几百万,就让我们自己努力创建这个武装势力,然后壮大来报仇,可是现在一年时间都快到了,我们好像只是稍微搭起了个勉强能运转,有几十个保安的安保公司,这会儿还把酒店也做起来,帐面资金也开始抓襟见肘,你是不是觉得,如果我找个更有钱的人去投靠,就能更容易报仇了?”

“难道不是吗?”

绿乔不解,她继续问道:“从那个追求你的公子哥态度,他说不定也肯为你付出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假如你狠一点,找到机会盗用他们家的钱,去通过你以前的地下渠道,直接请杀手去暗杀那个家族的家主和他的儿子女儿,也算是报仇了吧?”

晏樱笑了,摇头,道:“不够,远远不够。”

她的目光,在月光下,此刻好像变得明亮异常,但那是仇恨的光芒,是绿乔异常熟悉的气息,甚至于比她的仇恨还要刻骨铭心。

“杀人不够,梧桐有句话我很喜欢,那就是杀人属于必须但最轻的惩罚,所以我想要的是诛心,让他们尝到我所尝的痛苦十倍,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这位身材绝佳的绝色美人,此时脸庞因为仇恨几乎扭曲起来,那伤疤也好像扭曲的蜈蚣。

她咬牙切齿,脑海时再度浮现过去的画面。

“绿乔,你能想象吗?”

晏樱今晚,给这个绿发少女讲了她过去的故事。

她还是少女时,学业优秀,回家度假,然后某一天,家里厂船被烧。

这仅仅是开始。

随后,她的家里,也发生了意外。

父母在她的注视下,成为了火把,惨叫哀嚎着,而她的脸也被烧着的东西给划了道交错的十字伤疤,如果不是及时跳入家里附近的湖泊逃生,那么她也不可避免在那场并不是意外的火灾里丧生。

这是一个精灵的世界。

精灵的力量,凌驾于人类社会的法律之上。

精灵的能力,只要使用者运用得巧妙,很多时候司法的执行者,连证实嫌疑人、追查到他们的能力都没有,更不要提将其定罪,使其受到应有惩罚了。

“我要让他们的儿子女儿被绑起来,眼睁睁看着大火把他们父母烧成残废,然后让他们一家都变成像我这张脸一样丑陋的怪物,夺走他们的所有,把他们扔到最贫困的地方,让他们更深刻的亲自体会到被他们折磨过的人,到底是怎么样渡过这些年的滋味!”

晏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反而面容一点点冷静下来,也许是冷酷和残忍,她这段时间里,每天夜里,都在一点点的反复修改和完善她的复仇计划。

并且这个计划,她时不时会向和那个男人或者说少年商量,也只能和只愿意和他商量。

绿乔听了,只是沉默。

她也很恨莉佳和荼萝和背叛,可是最多只是想过拥有足够强的力量后,打倒莉佳,然后责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问完之后,再把莉佳也除掉,就像当初自己被几乎被杀死一样。

“呵呵……那个公子哥能干什么?他根本没有足够的魄力,也没有那个能力来帮助我,而就算上千万请的杀手,能帮我扳倒整个三浦家族吗?那可是同样资产上亿的老牌船业家族,光是打手就一堆的精英训练家。”

晏樱冷笑,她在这个时候,是冰冷计算过的。